无摊不直播低龄也能读

Mark wiens

发布时间:2022-11-21

无摊不直播低龄也能读

  2020上海国际童书展昨日落幕,就现场来看,经历过疫情期间“直播带货”的出版商,把他们的新技术带到了上海现场,今年童书展的销售还不错。

  童书展期间,育儿界的直播达人孔朝阳就被接力出版社请到他们展位直播带货了一整天。孔朝阳主要推介的是由日本漫画家菊池祐纪所绘、旅日作家毛丹青翻译的绘本《100天后会死的鳄鱼君》和“暮光之城”系列新书《午夜阳光》。在此前的直播,孔朝阳已经让人们见识了他的儿童视角和专业水准,所以一天直播下来,孔朝阳和出版社都收获颇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仅《100天后会死的鳄鱼君》一天就卖了600多册。

  接力社的展位位于今年童书展现场的中心位置,虽属黄金地段,但因疫情阻隔,很多嘉宾和读者都无法来到现场,眼看着收益要打折扣了。不过好在接力社今年上半年就全力推动网上直播带货,直播水准日臻成熟,所以在童书展现场也来一回直播带货也就成为必然。“其实很多读者都想来现场而来不了,我们就直播给他们看,让他们也感受感受现场氛围,还能买一点书。”接力社工作人员对青年报记者介绍,因为图书编辑都在童书展现场,直播过程中读者有任何问题都可以随时获得专业解答,所以直播效果很好,童书展展位的外延等于扩大了无数倍。

  记者在现场探访中注意到,网络直播带货已经成为各大童书展商的标配,几乎到了“无摊不直播”的地步。有的出版社像接力社这样会请来专业的直播达人来带货,而更多的则是营销编辑亲自上阵,经过上半年的历练,他们的专业素养一点也不亚于网红。“不要看现场的读者没往年多,但很多出版社都赚得钵满盆满了。”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也就在直播经济中,童书展的影响呈几何级扩大,这恐怕也就是今年童书展一个最大的变化。”

  “满世界都是童书,但就是没有给我家宝宝读的书。”读者楚女士对记者抱怨,她的宝宝刚满两岁,故事听不完,绘本看不懂,十分苦恼。低幼阅读是今年童书展的专家们比较关注的一个话题。所谓低幼阅读,也就是0到3岁孩子的阅读。虽然现在童书很兴盛,但低幼阅读依然比较空缺。

  在书展现场记者遇到了90后新锐儿童文学作家、绘本作家刘航宇,他近年一直在从事低幼绘本的创作。去年童书展他带来了一本《好想好想吃草莓》,今年则是《谁偷吃了我的柿子》。刘航宇说,过去人们认为阅读是从3岁之后开始的,其实0到3岁的孩子同样需要阅读,只是他们对阅读的接受方式会很不一样,这对那些作家来说是一个挑战。

  刘航宇的办法就是共情,就是把自己变成低幼孩子。比如《好想好想吃草莓》是他自己小时候真的很爱吃草莓,而《谁偷吃了我的柿子》是因为他小时候奶奶家和外婆家都种有柿子树,冬天的柿子挂在树上红彤彤的非常惹眼,往往家里来不及摘,就被鸟儿吃光了。这些幼年记忆都给了刘航宇创作的灵感。

  “谁能够保存有童年的记忆,谁就可以做好低幼文学。”这是书展现场一位专家说的话。关于低幼阅读,还有一种观点认为,为了让孩子看懂,作品必须尽可能拥有婴孩般的幼稚思维,最好不要涉及高深的内容。其实这一点从今年童书展来看是有改变的。比如有一本《封神漫游记》基于《封神演义》创作的,为了让小读

  者能够看懂,作家张卓明的再想象和再创作。从一个小妖怪小钻风的视角,带领读者开始了碧游宫、陈塘关等12处和封神相关的冒险之旅。而插画作家段颖婷,在画面低幼化呈现上也做了大胆的尝试。

  张卓明表示,《封神漫游记》是画给孩子的中国神话系列第一本,后续还将创作《远古神话漫游记》等,旨在用孩子感兴趣视角构建完整神话体系。中国有着十分深厚的神话文化,过去认为可以等孩子大一点了才能给他们看,而张卓明则认为,不仅低龄孩子要看神话,而且还要建立神话体系。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