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逝去 江湖再无梁羽生

Mark wiens

发布时间:2022-11-21

大师逝去 江湖再无梁羽生

  一代武侠小说大师梁羽生1月22日在悉尼病逝,享年85岁。1月31日上午,大师的遗体下葬仪式在澳大利亚悉尼市北区麦考里公园的公墓内低调举行,仅其家人和亲友等70余人参加。在一位华人牧师引领下,葬礼完全依照教仪式举行,梁老的二儿子陈心明在仪式上回顾了他不平凡的一生。著名武侠小说作家金庸特地委托代表为梁老献上花圈,挽联上写着:“同行同事同年大先辈,亦狂亦侠亦文好朋友——自愧不如者:同年弟金庸敬挽”。

  梁羽生原名陈文统,原籍广西蒙山县,出身书香门第。被誉为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祖师,是与金庸、古龙并列的武侠宗师。1954年,他以笔名“梁羽生”在《新晚报》上连载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被公认为是新武侠之始。其同事查良镛紧随其后,取名“金庸”写出《书剑恩仇录》。两人共同扛起了新派武侠小说的大旗,号称“金梁并称,一时瑜亮”。

  梁羽生5岁开始认字,7岁已可背诵唐诗300首,自小跟外祖父念四书五经、《古文观止》,做诗词、对联。梁羽生读初一时,他的语文和历史获得高分,但英文和数学不合格,因此他留了一级。因日军侵扰返乡,适逢数位粤籍学者避难蒙山,遂依礼拜太平天国史专家简又文为师。而简又文和以敦煌学及诗书画著名的饶宗颐都在他家里住过。后他随师返穗,考入岭南大学(广州)国际经济专业。1949年定居香港,经校长介绍,于《大公报》任副刊助理编辑,很快提正,并成为社评委员会成员。次年底,他调入附属《大公报》的《新晚报》工作。

  他从小爱读武侠小说,往往废寝忘食。深厚的文学功底,丰富的文史知识,加上对武侠小说的喜爱和大量阅读,为他以后创作新派武侠小说打下了牢固的基础。在众多的旧派武侠小说作家中,梁羽生最欣赏白羽(宫竹心)的文字功力。

  1954年,香港武术界太极派和白鹤派发生争执,先是在报纸上互相攻击,后来相约在澳门新花园擂台比武,一决雌雄。太极派掌门人吴公仪和白鹤派掌门人陈克夫,为了门派的利益,在擂台上拳脚相争。这场比武经港澳报刊的大肆渲染而轰动香港。陈文统的朋友《新晚报》总编辑罗孚触动灵感,为了满足读者兴趣,在比武第二天就在报上预告将刊登精彩的武侠小说以飨读者。第三天,《新晚报》果然推出了署名“梁羽生”的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龙虎斗京华》是新武侠小说之始,“梁大侠”初露头角,因为他写随笔的名字是梁慧如,平时又心慕白羽,故名梁羽生。1981年2月1日,广州《南风》刊出《白发魔女传》,为内地最早。梁羽生作为新武侠小说的开山祖师,是以一腔正气创造了武侠小说新的格调。“封刀”后他移居澳大利亚,潜心钻研历史。

  梁羽生妹妹陈文珠透露,哥哥小时候很怪,他有两大喜好:一是很喜欢吃肉,去上学口袋里经常装着好几个鸡腿,一下课就拿着啃;二是很喜欢看书。还有亲人透露,梁羽生平时特别朴素,1978年他在广州被国家接见的时候,还穿着一套旧西装,皮鞋烂了鞋尖。在陪同人员的提醒下,他才去买了一套西装和一双新皮鞋。

  梁羽生去世前,一直在悉尼西部一家华人疗养院进行康复疗养。由于常年伏案写作过于辛劳,梁羽生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得了糖尿病,随后心脏病和癌症也接踵而来。1983年,梁先生“金盆洗手”,不再在武侠世界里过刀光剑影的生活。4年后,他到澳大利亚与子女团聚,定居悉尼,属于半隐居状态。这些年,梁羽生的身体一直不太好,2007年底回香港出席天地图书出版公司30周年庆典时在旅馆中风,当时左半边身子瘫痪不能动弹,随后立即入住九龙医院。他返回澳大利亚在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身体状况趋于稳定。

  电影《少林寺》的导演张鑫炎是梁羽生的生前好友,年纪也和梁羽生差不多。他称,自己虽然不太了解梁羽生去世前的情况,“但我知道他患病卧床已经很久了,不过他头脑还是很清楚。”

  得知梁羽生病逝的消息,北京、西安等几个大城市书城表示将专门开辟梁羽生作品专架,方便读者购买。来自北京、西安等几个大城市书城的数据显示,梁羽生的作品是书店里的畅销书,销售略逊于金庸作品。《梁羽生小说全集》,每家书店平均每月都能卖出四五套,至今还在加印。同时,多家出版机构表示欲将梁羽生的作品以全集的形式推出。去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梁羽生的散文集《笔花六照》和对联研究《名联观止》,这大概是他留给读者的绝笔。

  梁羽生曾多次表示“开风气者,梁羽生,发扬光大者,金庸”。他认为,金庸善于吸收西方文化,把中国武侠小说推到了一个新高度。他还认为金庸写邪派比写正派成功,而他则擅长写名士风流。“我写邪派,怎么写都不如金庸那么精彩。我是全世界第一个知道金庸比梁羽生写得更好的人,不过现在已经有很多人都知道了。”1994年,梁羽生就曾在悉尼作家节武侠小说研讨会上谦虚地表示,“我顶多只能算是个开风气的人,真正对武侠小说有很大贡献的,是今天在座的嘉宾金庸先生……有人将他比作法国的大仲马,他是可以当之无愧的。”

  梁羽生开创了武侠小说的一代新风。在此之前的旧武侠小说始终难登大雅之堂,随着“新派武侠小说”的出现以及梁羽生、金庸、古龙等一大批武侠小说大家的先后登台,其读者从最初的底层人士发展到社会各阶层,并为广大华语读者追捧,一时风起云涌,开创了武侠小说的一个新世纪。梁羽生曾多次表示“开风气也,梁羽生,发扬光大者,金庸”。他认为,金庸善于吸收西方文化,把中国武侠小说推到了一个新高度。

  梁羽生笔下的名士风流最让人喜爱。梁羽生自称写名士风流比较有一手,曾描绘出许多极富侠骨柔彩的故事。但梁羽生自己认为:“我是全世界第一个知道金庸比梁羽生写得更好的人,不过现在已经有很多人都知道了。”此刻,梁羽生就像一个老派文人,喜欢清静恬淡地一个人在家待着看书、思考。

  了解梁羽生的人都佩服他丰富的诗词知识。与金庸相比,梁羽生的作品受中国传统诗词、小说、历史的影响更深。梁羽生的文学功底很深,言辞优美,描写生动,文中大量运用诗词,独树一帜,字里行间坚守着一种“正统”文人的姿态。遗憾的是,梁羽生的作品在情节的描写上可能稍逊于金庸、古龙。不过,就连笔名的由来,也充满了文人的气息。梁羽生曾这样解释他的笔名,由于南北朝分“梁”先于“陈”,也是文人辈出时代,故取姓“梁”,结合友人赠句“羽刻传高,万纸入胜”成名。

  对于武侠的界定,梁羽生的观点是武是一种手段,侠是真正目的,所以“以侠胜武”是梁氏的一个基本观点。写了35部小说,塑造了上百个人物,梁羽生说,最能体现他“侠”精神的人物是张丹枫和金世遗。张丹枫比较靠近儒家,心中有一个道德观念,金世遗比较接近道家,他本身没有一个规范,可能会有一些小过错,但本性是善良的,整体还是好的。也就是说,一个人可以不会武术,但不能没有侠气。梁羽生的一生,用他的作品和经历,良好地诠释了一个深受中国传统文化影响的知识分子所理解的武侠精神。

  在汶川重建规划编制过程中,我们特别重视减灾防震体系建设,因为地震以后公众最关注的是安全。”

  近日,中国外文局赴汶川采访组在威州镇采访时,广州援建前线工作组工程协调部部长徐明贵告诉记者说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