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电影的新思维

Mark wiens

发布时间:2023-01-25

武侠电影的新思维

  公元1619年,明朝和后金的萨尔浒之战,明军惨败,从此大明王朝走上了风雨飘摇的末路。《绣春刀》的两段故事便发生在这场决定明王朝国运的战争之后。劫后余生的沈炼们选择了用个体生命去阻击历史洪流的不归路。由此决定了主人公的命运不是策马江湖的快意人生,而更多的是山河动荡之际的悲怆无奈。这是影片的光芒之所在,它足以掩盖其局部的缺陷,支撑起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影像世界。

  续集电影是商业需要,但续集电影往往又难以超越前作,能够保持稳定水准的系列电影不多,很多情况下,续集故事都是在认真地诠释“狗尾续貂”。特别是在负面评价颇多的中国电影市场,敢于拍续集能够拍续集的作品寥寥无几。如此,《绣春刀Ⅱ:修罗战场》的出现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影片在剧情上有小缺憾,但在全片强烈鲜明的风格和创作者显而易见的诚意面前,实属瑕不掩瑜。

  《绣春刀Ⅱ:修罗战场》讲述的是明朝锦衣卫小干事沈炼的前传故事。前作讲述的是沈炼等人在仕途之上的挣扎,卑微弱小之中甚至带着一些蝇营狗苟,而续集则讲述了沈炼个人精神上的一次超越自我的升华。严谨的构思和严肃的主题,一直是《绣春刀》的闪光之处。影片以真实历史为依托,以实带虚地描绘出一副波诡云谲又气象万千的斗争画卷。在气质上呈现出难得的阳刚之气,有别于时下流行古装剧的以苦情虐恋为主要卖点的矫揉造作和无病。这也是浮华靡废的华语影坛极为缺乏的气质。

  《绣春刀Ⅱ:修罗战场》和前作一样保持了在人物刻画上的暗黑风格,试图从人性的复杂角度去探讨角色的命运。反派自不必说,即使是正面人物也都表现出某些合理的阴暗面。正是这种复杂人性的写实性,让《绣春刀Ⅱ》奉献了一出精彩的大戏,一如三年前的它。一部续集电影能够进一步引发观者对于影片所述历史时代和现实人性的探究和思考,这就是它的价值。锦上添花,难能可贵!

  《绣春刀Ⅱ:修罗战场》是一部武侠电影。既然是武侠电影就决定了它必须具备两个因素,即武打戏和年代感。无论是前作还是续集,《绣春刀》都在这两个因素上做到了精益求精。影片一如既往地保持了极快的节凑感,这既符合武侠电影的风格,也迎合了现代人的消费心理。在动作设计上,写意之中带着三分写实,颇具有观赏性。更为重要的是,作为一部古装电影,它除了考究的服装道具设计之外,在人物对白上也堪称洗练,没有太多让人出戏的现代化语言,呈现出一定的古风古韵。而韵味其实是时下很多古装戏的命门,不能体现出传统文化的仪式美实际上就是失败的古装戏。

  从影片的世界观去看,这是一部具有金庸视野的武侠电影。它把个人命运置于家国风云变换之下,个人际遇反映的是家国的兴衰,而家国的激荡裂变又决定着个体前途的吉凶难卜。就像金庸作品那样,视野高广,立意深刻,把庙堂之高和江湖之远融为一体,自然而然地拔高了影片的精神境界。但具体到武打场面和表演风格,这又是一部具有古龙小说鲜明特征的武侠片。在影片中,武功最高最强的人未必能取得最终胜利,这其中除了个人的实力基础之外,还由战斗意志、临场变化能力以及偶然因素决定。这种创作风格的最大好处就是让人物的命运永远游离于观众的想象力之外,使悬念成为制胜的法宝。当一部武侠电影,同时具备了金庸和古龙两大武侠小说大家的风格之后,好看便似乎成为唯一的选项了。

  但《绣春刀Ⅱ:修罗战场》又不是一部完全的武侠电影,或者它不是一部传统意义上的武侠电影。传统的武侠电影,格局低的往往局限于江湖儿女的爱恨情仇,格局高的上升到“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高远境界。《绣春刀》里的“武侠”即不能简单的快意恩仇,也没有先天性的扶危济困的大情怀,有的只是如平凡人一样的挣扎和算计,所谓“武侠风骨”不过是个人命运到绝境之后人性的真实爆发,个人境界的堕落或升华往往在一念之间。如果说金庸等武侠小说大师书写的是童话的阔达,那《绣春刀》这样的作品则呈现的是现实世界的沉重。

  《绣春刀》融入了推理、悬疑、宫斗等诸多流行的娱乐元素,实际上是用古装武侠的形式讲述了一个属于现代人的故事。当阴谋、权术和爱情都纠葛一起时,足以为碰撞出精彩的火花打下基础。传统武侠片之所以没落,其实是因为故事模式趋于同质化,僵化的恩怨仇杀和脸谱化的人物设定互为羁绊,太过直白的故事和过分华丽的动作严重脱节,造成大而无当的枯燥感,这类电影注定会随着多元化的消费习惯而衰亡的。《绣春刀》系列显然跳出了这个窠臼,在尝试用一种新的电影语言去重塑古装武侠片。这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举动。

  自近代的,到现代的香港,然后再回归,现代武侠文化由还珠楼主、平江不肖生等发轫,直至金庸等人掀起新,最终投射到更加具象化的光影世界中来。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香港,曾经一度是这种电影文化的重要源头。但随着香港回归和港人北上,武侠电影文化和文化融合之后,又渐渐呈现出新的特点。2010年的武侠电影《剑雨》就是此中代表,在某些地方和《绣春刀》极为相似,不同的是路阳的《绣春刀》声势更大,格局更大,野心也更大。

  如果把曾经的《剑雨》和如今的《绣春刀》视为新生代武侠电影,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舍弃了徐克等前辈一贯提倡的“扶危济困为国为民”的大格局,更着重突出小我的和精神述求,这显然也是天下承平日久之后现代城市文化的自觉投射,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显得更加亲切和真实。如此可见,武侠电影如果能够挖掘出古今相同的东西,是可以有所作为的。这是一种武侠电影新思维也未可知。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