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民宿版的“田园生活”

Mark wiens

发布时间:2022-11-15

乡村民宿版的“田园生活”

  时光好像突然逆流,折叠在乡村民宿里的田园梦,从乡村版的泳池漂浮下午茶、田园牧歌茶会、花式主厨晚餐,逐渐向粗糙生活、原始体验回归。

  上山摘果、下地种田、溪边抓鱼,被临安汐遇民宿房东称之为“撒野式体验”,三年来留下一批“回头客”和他们的朋友们;富阳的溪湘记宿,把家里10亩农场向住店旅客开放,早上采摘蔬菜水果、池塘里钓的鱼,中午就能上桌……这种看似粗糙、荒野的乡村民宿版的“田园生活”,却在休闲度假旅游时代,闯出了一片新天地。

  与农家乐、设计民宿的运营模式不同,民宿版的“田园生活”注重田园梦,却没有流行的仪式感,有山明水秀、开阔视野,却不再标榜“岁月静好”,咖啡、WIFI、浴缸一件不少,采摘、种田都已备好。5月20日,记者从杭州市民宿行业协会了解到,多元场景的需求下,杭州近三分之一的精品乡村民宿都在努力融入朴素的真田园体验,刚刚过去的“五一”假期,这些民宿普遍一房难求。

  临安汐遇民宿房东祝鑫斌经营的民宿,与现在主流的“网红”民宿不同,没有过分值得夸耀的设计感与精雕细琢的装置,仅仅是采用了极简风,但依托春天的山野、夏日的萤火虫、清澈的天目溪,民宿有了自己的优势。

  他把自己儿时的田园撒野生活,制作一张“撒野指南”,民宿附近的田园、果园、山坡、小溪、鱼塘等生态自然空间,融进了体验项目。

  上午在民宿门口的农夫果园识别蔬菜瓜果,或是组队到后山地质公园寻找煤结核,傍晚就循着附近的天目溪,用网兜捕捉“小精灵”虾虎鱼,或是捡鸭蛋、鹅卵石……祝鑫斌在设计田园线路时,起初客群定位为小游客,后来发现,家长们经常玩得更欢。

  田园体验中,有趣的事情经常发生。比如,在家长以为轻而易举的网兜捕鱼项目,实际操作起来有一定难度,家长“炫技”计划总是不成功;地质公园寻访时,孩子们关于自然生态的提问,家长们常常答非所问。

  “无论还是儿童,经历过真实的田园生活,都会有新的收获。” 祝鑫斌认为,民宿行业的诸多场景中,田园体验、自然教育仍然以亲子客群为主,去年开始预订量居高不下,“有几个家庭来玩了四五次了,还说没玩够。”

  民宿行业格局频频变化,从最初只需为游客提供看山、看水、发呆的单一场景,但现在,多元且差异化的内容、场景,缺一不可。一定程度上,躬身实践的田园体验,成年人都想玩“真”的。

  同样主推田园体验的富阳溪湘记宿,在单一住宿场景下,将自家的农场融入民宿服务板块,四月的小樱桃,五月的枇杷、猕猴桃,六月的桃子、黑布林,七月的葡萄,都供住店游客免费采摘,茶空间、咖啡间与户外农场、田园空间相连,方便住店旅客“下地种田”。

  “他们早上起床就可以去摘了,现摘现吃,也可以当做水果茶点。”作为民宿创始人之一的夏琳透露,从近两年的运营情况来看,田园体验的吸引力,不仅限于亲子游,年轻人聚集的企业团建活动也非常青睐田园元素。

  近两个月溪湘记宿的周末客房、场地都被包场,民宿承接了十余个企业团建活动,而田园体验是指定项目。

  无业态不休闲,无场景无体验。杭州乡村民宿与城市景区民宿在产品、内容、设计、体验上,形成差异化,各有玩法。

  杭州市民宿行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受到区位因素影响,乡村民宿的业态、场景有许多种,有的乡村民宿主打设计师款、优质服务,受年轻客群的青睐;毗邻农场、果园的乡村民宿,不再一味追逐潮流效应,而是利用生态优势、突出田园特色,在亲子游、企业团建市场,形成了固定的“粉丝群”。

  “民宿市场,本该多元化,才是良性竞争格局。”长期从事旅游市场从事研究和实践的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梁雪松,曾参与杭州《民宿业服务等级划分与评定规范》的制定。

  他表示,近几年民宿市场已经过多轮洗牌,早期消费情怀型、伪田园的民宿,也是最早被淘汰的一批,现在的民宿行业竞争集中在内容、服务、场景等方面。在仪式感上做减法、体验场景做加法的乡村民宿版“田园生活”,在后疫情时代生态游主题概念的推动下,迎来一波新的高峰,高峰能否持续,仍需运营者在内容与场景上的拓展与创新。(本站编辑 贾晓芸摘编)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